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一位奇葩的基二代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4月21日 09:46

从多地教堂十字架被拆,到部分教堂禁止举办主日学,再到网传多处教堂禁止未成年人进入礼拜。这一个个消息,已经导致很多基督徒人人自危,羸弱的小心脏颤抖不已。最近网络圣经禁售一事再一次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表现出少有的紧迫感,不知道未来将如何,不知道我们的孩子将如何。很多基督徒都忧心忡忡,好像天要塌了。

但圣经说不要怕,只要信。今天我们很容易自己吓自己,自己把自己吓死也未可知。假若我们相信上帝是全知全能的上帝,那么这种担心就显得莫名其妙。上帝要拣选谁是人手所能阻止的吗?

圣经讲明了做父母的责任:“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箴22:6)在信仰传承的问题上,父母将这样的责任转嫁给教会,给主日学,是很不合理的,是懒惰的表现。本来就是言传身教的事儿,父母当然首先要担负起责任来。

今天虽不敢说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并不是一个十分糟糕的时代。作为基督徒,正常情况下没有明显的所谓逼迫;圣经虽不是随处可以买到,但基督徒手上一定不缺(讽刺的是看圣经的是真缺);网络上的信仰资源,也相当丰富。所以忧虑什么呢?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基督徒,我们尽人事听天命就好了吧。天下太平则作光作盐,患难临头则刚强壮胆

在如今这样的情况之下,令笔者想起一位十分奇葩的弟兄,翔子。如果基督教举办奇葩大会,他一定可以位列其中。这样一个人,假如他自己不说,很难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基督徒。从他身上让我体会到上帝的伟大救赎之工,无论你去天涯海角,祂总能将你寻回。

翔子是小时候和妈妈一起信耶稣的,可是父亲这边的大家族是坚定的无神论,而且还都特别富有,这样他们家就很尴尬了。这种情况其实也蛮普遍的,很多基督徒家庭好像都有这种困境,就是不如那些非基督徒的亲属在世上的物质条件好,在这样一个以金钱论成败的时代里,向亲属传福音便成了极其困难的一件事情。翔子的成长过程中也面临这样的困惑,身为基督徒却很多时候需要非基督徒亲属的帮助。他困惑基督信仰究竟给他带来了什么?这种困惑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越发的强烈,也促使他进入了信仰的叛逆期。不愿意去主日学不愿意去教会,甚至不愿意读经也不愿意祷告。

这里必须说他的父母真的是很棒的父母,好像电视剧少年谢尔顿当中的桥段,小谢尔顿问妈妈,他决定要去了解其他宗教,假如没有选择她的宗教,她会生气吗?谢尔顿妈妈回答说:永远不会生他的气,尽情去探索属于自己的真理吧,但如果探索到的真理是撒旦,那么妈妈会与他对战到底!翔子也有一位这样的妈妈,当翔子对基督教充满了怀疑,决定暂时放下基督教去探索研究其他宗教的时候,妈妈表现出基督徒父母少有的豁达,她选择尊重自己的儿子而没有任何的批评。而他父亲总是选择听母亲的。

我和翔子认识是在大学里,这家伙生活上是个特别随意的人,除了书没有他特别在意的东西。他爱书到一个地步说出来都没人信,但是我以一个基督徒的良心为证,所说的没有半点夸张。他们家条件还不错,但也没有富裕到可以随便花的地步,每个月千把块钱的生活费有一大半被用来买书了,他常常毫无节制地花光所有的钱买书,导致连吃饭的钱都没有,有时候选择饿几顿撑到月底就好了,但往往他一顿都受不了。接下来我要说的可能引起读者的不适,每当这种时候他就会做一件让人无法忍受的事情——跑到食堂吃别人的剩饭。当然他也是有选择的,会挑那些长得干净的女同学,剩菜剩饭较多的去吃。你可以想象那个场景,他一个人跑到食堂找到目标之后远远地观望,等到人家放下筷子起身离开,他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饿狼扑食般地冲过去,因为稍微慢一点可能就被食堂打扫的阿姨给清掉了,他可以做到视若无人地狼吞虎咽。就这样的事他还当作光荣事迹到处炫耀,称自己在学校可以一分钱都不花地活下去。翔子长得还是蛮帅的,也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可是他这种奇怪的生活方式,一旦交往,哪个女生受得了。

这都不算什么,毕竟是为了买书,理由也算得上伟光正。他还有另外一个爱好,就着实让一般人受不了了,喜欢假装乞丐出去要饭,据他说,是小时候闲得无聊和奶奶玩的真人游戏,真是个奇葩啊。

就是这样一个奇葩的人,先后畅游了佛教世界,道教世界,着迷于气功打坐,通常我们会觉得这样的人可能与耶稣无缘了吧。可是当他更深去探索基督教的时候,并结合自己所学习的哲学知识,和所听的道,对比儒释道,最终他又重新回到了耶稣的怀抱,拥抱圣经,拥抱基督,拥抱真理。在这个回归的过程中,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这其中,他自己说对他影响最深的人是唐崇荣牧师和何光沪教授。这里又要说他另一个癖好了,喜欢收藏签名书。可能大家觉得这也正常,我后面会解释,为什么说他奇葩。唐牧师不在国内,他搞不到签名书,但也尝试着给唐牧师发邮件,想得到一本签名书。为了拿到何教授的签名书,他会直接去人大登门拜访。其他例如邓晓芒,赵林的书,只要他有的就都是签名版的。这就是他买书能把自己买穷的一个原因。他奇葩在哪里呢,就是每当他要急用钱的时候,他就开始高价售卖他的宝贝签名书,翻五十到一百倍卖。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他也总能卖掉。

当他告诉我们他又恋爱了,打算结婚的那种,我们都不相信,谁能受得了他啊,怪癖太多。见到才明白,一位可爱的小姊妹,当然那个姊妹也是个奇葩,女孩子,我就不爆料了。所以他俩也算绝配了,当时我就一本正经地说到,你俩千万别分手,因为你们彼此再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了。

这就是翔子,一个曾经离经叛道的基督徒,一个为了买书吃别人剩饭的基督徒,一个满口道教理论的基督徒,一个不像基督徒的基督徒。所以上帝拣选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他看中的人一定无处可逃,哪怕天涯海角,他的爱与真理也必会将你吸引到他的怀抱当中。

所以今天当我们听说或许教会不允许再办主日学了,又听说未成年人不允许进教堂了,我们开始担心小孩子的信仰,但是请对上帝有点信心,如此奇葩的翔子上帝也不曾放弃。也请所有为人父母的弟兄姐妹,担负起教导子女的责任。就信仰本身而言,主日学本就是辅助性的存在,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的很多主日学其实是将就性的存在,而不是讲究性的。主日学当然有积极的价值,但不应该被过度放大,以至于产生依赖。父母的言行和引导通常是更重要的。我想很值得感恩的是,翔子有这样开明的母亲,和一位像朋友一样的父亲。就是这样轻松自由又不乏敬虔的家庭氛围之中,让我们的翔子可以兜兜转转地健康成长,又重新回到耶稣基督的怀抱。对比而言,很多父母强迫孩子去主日学,反而导致了一个相反的结局,着实令人唏嘘。

诚然,我们尊重每一个基督徒表达宗教情感的权利,可以不满,可以有抵抗情绪,这都是人之常情。但抵抗是个人化的自由,冷静一些,不要煽动,毕竟我们不知道由人发出的愤怒到底能不能代表上帝的声音,所以在非真理层面,至少可以做到彼此尊重。我们不需要溜须拍马,也不能颠倒黑白,更无必要添油加醋。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那段不该遗忘的历史:中国的小脚女人和教会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