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基督徒姊妹来稿:作为一个资深抑郁症患者,不得不说的这些话……

自由撰稿人 谨心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5月09日 19:21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图片来源:unsplash.com

抑郁症现在越来越普遍,被称为心灵感冒,经常有公众人物因为抑郁症自杀,包括在教会里也有大量抑郁症患者。我作为一个资深的患者和患者家属,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抑郁症的一些看法和感受。但是抑郁症的情况非常复杂,个体差异太大,所以我分享的也只是基于个人的经验,可供参考但也不全面。

一、我的发病史

大多数人对于抑郁症都很无知。我第一次发病是01年上高三的时候,后来反复发作了多次,也只是在第五六次发作的时候才去治疗并且开始了解这方面的知识,更何况是其他未曾患过此病的人。经常会听到有人说,每个人都有抑郁症。其实这里他们说的是抑郁情绪,每个人都会有抑郁情绪,谁还没有点不开心的事情,但抑郁情绪并不是抑郁症。70%的抑郁症自己可以走出来,不需要治疗。我前四次抑郁发作,都没有采取任何治疗,前三次是引起抑郁的压力没有了,抑郁就好了。

而第四次发作的时候就信主了,初信时也经历了火热的蜜月期,然后慢慢地抑郁症状也消失了,但是很快就转成了躁狂状态。但那时根本不懂,还以为信主后圣灵改变翻转了我的生命,整天都很喜乐很兴奋,话也多说起来就滔滔不绝。那时候天真地以为信了神就不会再抑郁,所以一点都不懂得保护自己的心。

09年毕业后各种因素掺杂在一起,其中也包括被教会的一些教导误导,再次导致我抑郁复发,严重的时候真希望主把我接走算了。当我长期休息不好后,身体其他方面也受到很大亏损,气血虚亏,胸闷气短,精力很差,稍微动脑多一些说话多一些就头痛,半天都缓不过来。每天要睡9个小时才够,如果没睡够第二天就完全废掉了,就像用久了的电池,需要充很久的电,但待机时间很短。抑郁还引起长胖、便秘、食管反流、长痘。我的生活工作也因此很受限,很多事情做不了,很难有成长和突破。

15年我父亲因为癌症去世,我就剩下母亲一个亲人,而她一天天老去。我很担心如果生活中再遇到什么大事我独自一人无法应对,也担心自己还这么年轻身体状况就这么差,以后上了年龄怎么办?这些又加重了我的焦虑,让我很没有安全感。

二、我的治疗史

这些年我尝试各种方法。我参加过很多医治的辅导和讲座,祷告解决法辅导、仁爱的认知疗法、爱在人间的奇妙策士课程。这些辅导有一定作用,尤其是祷告解决法对于释放我过去的苦毒情绪有很大的帮助,而认知疗法和奇妙策士也让我对心理学方面的知识有了更深的了解,为我调整自己的认知和情绪提供了一定的指导作用。但是对于解决我的早醒症状没有任何帮助。

后来我又去一些比较灵恩的教会或者全人医治特会想经历到很多见证中说到的灵光一现的医治,也曾三天禁食祷告,但是神迹始终没有发生在我身上。有些人让我认罪祷告,不仅认自己的罪,还有祖宗拜偶像的罪。有些人为我做宣告斩断从祖先而来的咒诅的祷告。有些几个人一起为我做得医治的祷告,宣告因耶稣所受的鞭伤我得医治。有个韩国师母给我做医治释放让耶稣和我一起回到母腹中、出生到成长过程一起经历,但我完全没有感觉,结果那次医治释放中途放弃,师母说我对神没信心才做不下去。折腾一通,我该啥样还啥样,该早醒还早醒,比闹钟都准。

“属灵”的方法行不通,我就只好求助“属世”的方法。我离开北京回到成都,神特别开路赐给了我轻松稳定的工作,生活因此稳定了很多,也能安心地调养将息。通过药物治疗、健身减肥、服用功能性保健品、培养兴趣爱好、扩大交友圈,睡眠和身体状况都改善了很多,现在状态也越来越好,药量也慢慢减下来了。

三、抑郁症的原因

现在说一说抑郁症的主要原因吧。

1、遗传因素。很多疾病都具有遗传性,这肯定是由基因决定的。在医学上也确实承认精神疾病的遗传性,目前已经发现了与抑郁症有关的基因CRHR1FKBP5BDNF等。

我爷爷在去世前的几年一开始是抑郁,后来发展到神志不清出现幻觉。父亲也是多次抑郁发作,最后虽然是死于癌症,但都是因为抑郁不想活了不顾惜自己的身体引起的,其实就是慢性自杀,也是死于抑郁症。听说我父亲祖辈中还有些人也有这方面的问题。

我母亲这边的人就一点没有这方面的问题,而且意志力、耐力、抗挫力都很强,从我母亲身上就可以看出来。其实我反复发作了这么多次,都硬是扛过来了,而且还没有堕落,也是被母亲这边的优秀基因中和了下吧。      

2、环境因素。一是别人的罪,如虐待、成长经历、被人打击侵犯、被抛弃、别人酒驾等,二是与罪无关,如亲友死亡、生病、意外事故、失业、高考压力、失恋、天灾;三是自己的罪,如赌博、酗酒等。我发现绝大多数患者都有一个不幸福的原生家庭,成长中缺少关爱,情感被忽视,通常细腻敏感、单纯善良。

我在一个严苛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父母从小要求我每次都要考第一,无论在哪里都要拔尖,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很差。母亲很难体会到他人的情感,从来不关心我的感受和内心真正的需要。父亲比母亲关心我的感受,但他经常抑郁,看到他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就觉得人生就是有迈不过去的坎。而且我小时候上学时有好几年是寄宿在外婆家里。

3、生理因素。一些抑郁症是由于长期患病引发的。一个人长期病痛,必然会影响到生活各方面,自然就会抑郁。有一个姊妹因为腰椎间盘突出长期疼痛难忍患上抑郁症,最后自杀。一些产妇由于生产后体内激素水平的改变也容易诱发产后抑郁症。

当抑郁症状严重并持续很长时间后,会引起大脑神经损伤。教会里常常有人跟我说他们信主后抑郁症怎么就不治而愈,然后就叫我不要靠药物,要靠神对神有信心,要祷告。其实他们只是属于那不用治疗的70%,他们经历过的我也经历过。神造我们的身体很奇妙有自我修复的能力,我们的大脑神经也是。就像是一个弹簧,你放一个重物在上面,第一次放且时间不长,重物拿走后,弹簧可以恢复原状。第二次也可以但就没有第一次恢复得好,第三次、第四次……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刺激以及刺激时间的增多,当再把重物拿走时,弹簧已经无法恢复了。

我被反复刺激多次,脑神经已经受损,已经发生了病理生物节律的改变。大脑器质结构和生理功能紊乱了,典型的症状就是早醒。早醒发生在做梦的阶段。做梦是一个整理压力和信息的过程,而压力过大信息过多大脑整理不清的时候,就只好醒过来。而一旦早醒没睡够第二天就头痛精神不好,情绪立马直线往下降。

4、跟灵性状态的关系。现任美国塔夫茨(Tufts)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教授、塔夫茨大学医学中心摄食障碍计划主任、亚洲精神病学计划主任徐理强也是一名基督徒,他指出抑郁症与灵性状态没有直接关系,跟罪也没有直接关系。缺乏信心是抑郁症的结果,而不是抑郁症的原因,很多灵性好的人都有抑郁症,比如马丁路德、卢云、司布真、特蕾莎修女。而很多不信主的人都没有抑郁症,反而还很乐观快乐。

如果抑郁症跟罪有关的话,那监狱里的那些犯人应该有很多得抑郁症的,但事实并非如此。把抑郁症归结为灵性和罪的问题是目前教会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的表现,即把人的一切问题都简单粗暴地归结为“信心不够”“以自我为中心”的罪。

四、抑郁症的治疗

1、自己调整走出来。积极寻求信仰,找到适合自己的精神支持,过健康的生活、规律作息。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稳定的工作和家庭至少要有一样,尽量避免精神和肉体的刺激,饮食宜清淡。“不看环境单单依靠神”这样的话是最空洞的。因为变化意味着压力,而我们对于压力比常人敏感得多,受损的大脑对压力的调适能力更差。

培养一些业余爱好转移注意力,比如音乐、读书、写作、运动、旅游,对自身气质的提升也有很大的帮助。尤其是运动对抑郁症状的缓解有很好的效果。我健身5年了,健身给我的身心都带来了很大的改变。我享受运动中一次又一次挑战身体的过程,享受每一次战胜自我后的满足感和成就感,享受运动后多巴胺分泌增加的快感,享受身体毒素随汗水流出后的轻松畅快,享受身材越来越好后别人的肯定、称赞和羡慕。

2、与信任的人分享、寻找团队扶持。我常常跟很多信任的朋友有深入的交流分享,常常向信任的长者请教,还找到了一个适合自己成长改变的平台帮助我一点一点地走出舒适区,不断突破自我、扩张自己的境界。

3、通过辅导改变错误的认知和建立合乎真理的认知,了解自己、应对压力。现在有各种主内的心理辅导和课程很有帮助。保护好自己的心,远离伤害源。如果明明知道一些人会给我们带来压力和伤害,就不要硬往上撞,还觉得是在接受神的试验,我在初信时就干了这样的傻事,导致抑郁复发。但是也要多明白圣经的真理,祷告求神赐我们智慧能分辨哪些是罪和伤害,哪些是神的试验。

4、药物治疗。如果有躯体症状,比如失眠或者嗜睡、胸闷气短、心慌、乏力、食欲减退或者暴饮暴食、身体任何部位疼痛等,则必须通过药物来缓解症状,不那么难受了才可能去做前面几项。病情稳定了也不能轻易减药甚至停药。抑郁症患者对气候变化很敏感,在换季的时候医生通常建议病人加大药量以防病情加重。我曾经减药后在换季的时候病情又加重了,后来折腾了好久才又控制住稳定下来。

5、调养好身体。教会里片面强调喜乐的心是良药,却忽略了身心灵是相互影响的,身体的状况会直接影响到情绪。想想人在感冒发烧的时候难受的感觉就知道了。我通过规律作息、注重饮食健康、按时运动、服用功能性保健品将身体状态改善后,整个人情绪和精神状况也好了很多,也越来越健康美丽自信。从表面上看没人会觉得我有抑郁症。

6、是否参与服事。如果抑郁症没好的话服事会有很大的压力。不说别的,光精力上就不够,抑郁已经消耗了很多能量。我在刚毕业时早醒已经比较严重了,但还是凭着“信心”参与过带领小组的服事,越带越累很被消耗。有师母跟我讲她抑郁时,有一次在路上被神光照问她“你在这条路上还想走多远”,从此以后抑郁就好了,后来在教会服事就一直都很好并且在服事中遇到她的丈夫。然后她就鼓励我服事,还说服事才会遇到神为我预备的另一半。

其实,她也是属于那不用治疗的70%而已。如果抑郁并不严重,没有发生大脑器质机构的改变和大脑功能的紊乱,去服事确实可以转移注意力,而且与更多的人建立关系,从而眼光不至于陷在自己狭小的小圈子里,对缓解抑郁情绪可能确实有帮助。

五、抑郁症的益处

凡事都有利弊。抑郁症虽然带给我和我的家庭极大的痛苦和灾难,但也不是没有益处。抑郁是一种保护机制,是我们偏离了神的道后神对我们发出的警报。

在我信主以前,虽然对金钱物质没什么欲望,但我很争强好胜,读书时总要考第一,希望长大后能成为一个干练、独立的女强人。高三时第一次失眠,就是因为长期熬夜学习造成神经衰弱。当我抑郁了几次后,我都还是这样的思维,什么都要做到最好,嫉妒比自己强的人。直到最后身体痛苦得实在受不了了才认识神,才肯谦卑下来承认自己的渺小和有限。以前我因为争竞做什么都很拼,过度透支了自己。抑郁迫使我无法再像过去一样一直转个不停,而是停下来调整自己的生活重心,过平衡自律的生活,学会爱自己,做真正对身心有益的事。

在我信主后抑郁又复发,我开始重新思考我的信仰,从教会圣俗二分脱离实际的教导中走出来,回归一个正常人的生活,状态才越来越好。另外,抑郁症也像一个筛子,对我的人际关系进行了筛选。患难见真情,一些曾经很要好的朋友在我抑郁时嫌弃我离开了,剩下的都是能包容我值得一辈子珍惜的朋友。

六、对服侍抑郁症患者的一点建议

服侍抑郁症患者需要有强大的内心和极大的爱心、耐心和包容心。很多人很热心地服侍抑郁症患者,但往往没有果效,最后还把自己耗尽了。首先要明白一点,对于抑郁症旁人能做的很有限,陪伴和倾听会让患者感受到温暖、支持和鼓励。但是如果患者没有想改变现状的意愿,别人再怎么折腾也没有办法。

对于抑郁症病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说教,这反而会造成二次伤害。当别人跟我讲大道理时,我心里就非常抵触,觉得他们是在轻看我的痛苦,而且真不认为他们在我的处境里能比我更好。情绪的疏导和认知的调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专业的方法和技巧,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这一路很不容易。感谢神大能的手一直托着我,赐给我够用的恩典胜过这一切苦难!如果有读者想进一步与我交流,可以向编者要我的微信。愿我的经历能鼓励和帮助到与我同受抑郁之苦的人,愿神使用我成为祝福他人的管道!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那段不该遗忘的历史:中国的小脚女人和教会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