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早期基督教在罗马帝国兴起的伟大秘诀——本于而又超越使徒行传的视角

自由撰稿人 严以勒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2月07日 08:01
配图来源:pixabay.com
配图来源:pixabay.com

——读《基督教的兴起》与《基督教对文明的影响》有感

尽管当今世界上信奉基督宗教的人口占了近四分之一,分布在世界各大洲,但起初基督教起源于古近东地区的巴勒斯坦,在古罗马帝国的版图上不过是巴掌大的一块地方。而这场新信仰运动的发起人耶稣被钉十字架事件,在当时整个罗马帝国的历史视野里不过是一桩默默无闻的事件,同时代的主流文献对此几乎毫无记载。看同时期新约文献的记载,归信基督教的主体阶层基本上都是下层平民(渔夫、自由职业者等)和奴隶,教会是一个很低微的信仰团体:“他们见彼得、约翰的胆量,又看出他们原是没有学问的小民,就希奇,认明他们是跟过耶稣的。”(徒4:13)“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林前1:26)

这也就是说,基督教起初是以罗马帝国东部边陲的一个边缘性宗教面孔呈现出来的,就算是在新约圣经里,基督教也是被当时社会视为犹太教下面的一个分支,被称为“拿撒勒教党”(徒24:5)。而在当时的罗马帝国,除了犹太教外,新兴的宗教并不少,而罗马帝国奉行宗教多元化政策,尽可能尊重各地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在帝国首都还建有所谓的“万神殿”,供奉着帝国各地的神祗。然而过了二三百年,斗转星移,这个昔日的边缘性宗教虽然也断断续续受到罗马帝国重重逼迫,但最终竟然崛起为罗马帝国第一大宗教。

这一历史现象曾经引起一些历史学者的关注和探究。在罗马帝国历史上为什么唯独是基督教能在形形色色的宗教里脱颖而出,最终成为唯一的国教,以至于被后世认为“征服”了罗马帝国?这里的“征服”指的是基督教成为塑造罗马社会的主导性力量。这背后又有着怎样惊心动魄的故事呢?

一般神学家书写的教会历史太过于关注“超自然”层面的分析,比如有人说这是上帝行神迹奇事的结果,也有人说这是教会靠着殉道者的血战胜了罗马帝国,还有人说这是魔鬼撒旦被打败的结果。从神学理论上看这些说法并没错,但都有些不太接地气。因为上帝的手不是在真空里发挥作用的,而是要透过活生生的人,也就是那些被耶稣的生命和教导所吸引和改变的普通人。上帝透过他们介入历史引导历史。

作为新约正典的使徒行传可谓是第一本教会历史书,向我们叙述了早期基督教会三十多年的历史(从耶稣升天到保罗进入罗马),从使徒行传呈现的历史里我们能窥视出初代教会发展的脉络,也能找到基督教日后不断壮大的线索。诚然,初代教会并非十全十美,对此我们不能过于理想化。但是秉承耶稣教导的初代教会确实具有巨大的生命活力,为后来基督教在罗马帝国的不断扩展和扎根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以下四个指标足以展示出早期基督教的超凡魅力。

1、这是个有圣灵同在的信仰群体。早就有学者注意到“使徒行传”实为“圣灵行传”,圣灵浇灌在这群基督徒生命里,赐给他们属天的能力和活泼的盼望,引导他们的脚踪去壮胆传布耶稣基督的福音,甚至出生入死都毫无畏惧。

2、这也是个有爱的信仰群体,耶稣有关“彼此相爱”的教导刻在他们心里,他们对穷人和寡妇照料有加,甚至出现一种“凡物公用”的社区形态。就算是不同地区的教会之间,并无门户宗派之见,互通有无和相互帮扶的频繁令今天的我们惊叹不已。

3、这还是个超越传统文化价值观的信仰群体。他们遵循耶稣的教导,表现出巨大的吸纳力,拆毁一切人与人之间“隔断的墙”,因为在基督里,福音把一切种族的宗教的文化的阶级的甚至性别上的不平等和阻隔打破了,“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

4、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加3:27-28)

因此,这是一个满有见证的信仰群体。“基督徒”这个称号就诞生于初代教会,这不是教会自称的,而是外人观察这些耶稣的跟随者的生活而给他们起的“绰号”。他们确实也无愧于这样的称谓。

使徒行传向我们勾勒出初代教会前三十多年的发展面貌,但由于时代的限制,那时候的教会还不能和罗马社会有更多更深入的碰撞,从而发挥其影响力。在使徒行传之后,教会继续沿着前辈的路线纵深前进,随着力量的不断壮大,教会对社会的影响和翻转逐渐显露出来。

《基督教对文明的影响》([美]施密特著)一书通过众多史料介绍了早期基督教对罗马帝国产生的社会影响
比如,基于生命神圣的理念,基督徒反对当时盛行的很多残忍陋习,像杀婴、弃婴、堕胎、角斗士表演等,最后通过影响皇帝决策废除了这些陋习。
基于耶稣接待和关爱女性的教导,早期基督教对当时歧视女性的主流文化说“不”,并且肯定女性的价值,赋予其尊严,吸引了很多女性加入教会。
基于耶稣爱邻舍的教导,早期基督教非常注重社会公益慈惠活动,积极帮扶弱者,连一位异教皇帝都对此慨道:这些“无神论者”(当时异教徒对基督徒的蔑称)不仅帮助他们中间的穷人,也帮助我们(指异教徒)中间的穷人。

关于早期基督教的崛起及其对罗马帝国的影响之精彩论述,莫过于美国斯塔克教授的著作《基督教的兴起——一个社会学家对历史的再思》(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一书了。此书从实证分析的角度对早期基督教的兴起过程及其原因做了严谨的研究,提出了更具挑战性和说服力的观点。书中没有采用说教式的神学理论,而是用文献数据来说话,通过社会学和数理分析尽可能还原早期基督教兴起的场景,并从中探求其原因。这种全新的思考方式非常接地气,当然也挑战了教会传统的观点,扭转了很多误区。

翻看一下这本书《基督教的兴起》的目录,你就能一览早期基督教发展过程中看似平常却是惊心动魄的故事和内在原因:

第一章 归信与基督教的增长
第二章 早期基督教的阶层基础
第三章 犹太宣教事工:为什么说可能是成功的
第四章 瘟疫、社会网络与归信
第五章 女性与基督教的增长
第六章 帝国城市的基督教化:一定量研究
第七章 城市骚乱与危机:安提阿的个案
第八章 殉道者:出自理性选择的牺牲
第九章 机遇与组织
第十章 关于美德的反思

早期基督教的兴起,并没有依靠什么“神秘”因素(就像我们通常以为的“神迹奇事”),当然也绝非历史的偶然(比如有人说靠君士坦丁皇帝的政治权势),乃是必然的、水到渠成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书写并改变罗马帝国历史的,并非是什么大政治家大军事家,而是这样一个由有信仰的平凡人构成的群体。他们认识了死里复活的耶稣基督,并以基督鲜活的教导为其信仰的导向,他们群体内部不仅彼此相爱,还把这份爱延伸出去,把身边的穷人、瘟疫感染者和城市里的边缘人群等都视为自己的“邻舍”而予以接纳和关爱。

因此,这些分布在罗马帝国各处的基督徒是以一种全新的世界观和服侍邻舍的行动力逐渐在罗马社会中赢得了越来越多异教徒的心,并最终积累成为一股势不可挡的强大力量,不仅在罗马社会中站稳了脚跟,而且积累为塑造社会的主导性力量。而这是罗马帝国政府和形形色色的异教(包括官方宗教)所无法企及的。因此,胜利最终属于他们!当君士坦丁的时候,与其说是基督教利用了这位皇帝,倒不如说君士坦丁识时务地顺水推舟。

我们可以向他们学习些什么呢?可以从他们身上看到些什么呢?早期教会里的基督徒并非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超人”(遁世者),也不是时常把“宗教术语”挂在嘴边的神神叨叨者(宗教徒)。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却拥有基督耶稣超凡的生命和教导,并扎扎实实地将其付诸实践。这就是早期基督教兴起的秘诀。秘诀就在这些平凡的基督徒身上,这里没有神秘的面纱,也没有捷径可走,唯有扎扎实实效法耶稣跟随耶稣。

今天的不少教会和基督徒在追求什么呢?
希望病得医治?
希望祷告得蒙垂听?
希望上帝成就个人心愿?
希望上帝显个神迹?
甚至希望通过基督教达到功成名就?
很多人不过是把耶稣当做一个膜拜的宗教符号,满足个人私欲的工具罢了,但对于如何真正成为耶稣的跟随者,从未有认真的思考。因此虽然今天信基督的人不少,但对社会的影响很微弱;大大小小的教会不少,但基督教总体上还处于社会的边缘位置。

回望历史上的信仰前辈们所走过的道路,其实他们都是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但这些被耶稣得着的普通人既有“超自然”的一面也有“自然”的一面。
超自然”之处在于,他们领受了从上而来的新生命和伟大召唤,并以此更新了生活和工作的目的与动力;
自然”之处在于,他们并没有因此而退到一个封闭的宗教堡垒里,而是深深地关切这个世界,以效法耶稣的行动通过各种方式去服侍生活在这个世界之中的人们
在他们的信仰观念里,超自然”和“自然”并非对立,前者塑造后者,后者彰显前者而今天的我们太容易陷于“属灵”和“属世”的对立里,难道我们的信仰是可以分割的吗?我想,这就是思考早期基督教的兴起带给我们的启发吧。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他为何被称为是“中国女婿”?回忆葛培理家族四代人的“中国心”(附多张珍贵历史照片)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