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基二代系列】经历大城市洗礼 却最终重回农村服事的90后姊妹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01月17日 10:58
中原一教会外景。图文不直接相关。(图:基督时报资料图片)
中原一教会外景。图文不直接相关。(图:基督时报资料图片)

编者按:
一位拼劲全力从农村离开、下定决心在一线大城市打拼的基督徒姊妹,大好前程或许就在几年之后,却突然重新回到农村结婚,与传道人丈夫一起服侍农村教会。这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农村传统教会,对年轻的90后二代基督徒到底有着怎样深远的影响呢?
在中国飞速的城市化进程之下,年轻人纷纷投入大城市的怀抱,年轻一代的基督徒也能够在更广阔的天地中被主所使用。另一方面,农村教会也越来越荒凉。这位90后的姊妹的选择,到底会为自己、自己的家庭、家乡的教会,带来什么呢?
愿本文这样小小的故事,引起各位的思考。

晓雨是个特别温柔的姊妹,脸上永远带着灿烂的笑容。她学的是英语师范专业,毕业后就去了上海,从事外贸工作。

工作并不顺利,经常会有顾客要求多开票,作为基督徒,她每次都是拒绝的。顾客和老板都气得不行,但老板也一直没开了她,却也经常对她进行“思想教育”。老板尊重她的基督信仰,但是生意有生意的游戏规则。晓雨就是不为所动,坚持自己的原则。

她在上海算是过的很辛苦了吧,工资虽然还可以,但高昂的生活开支,也是让这么一个北方农村的小姑娘千万次想要逃离。她唯一坚持的理由就是这份工作可以让她和外国人打交道,对自己的英语有很大的帮助。从农村出来,进入大学,虽然很努力地学了,但英语也只过了专四,她想在上海多熬几年,再回老家城市工作。

晓雨算是蛮励志的基督徒了,家里条件可能不太好,大学都是勤工俭学,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但专科学校,她再努力,毕竟起点在那儿摆着。很多城市的教师编制考试都将最低学历调整到了本科,她的父母自然是没有钱让她转本再读两年,她也懂事,专科毕业就考完了所有本科自考的科目,顺利地拿到了大学毕业证和学位证书。

然而,必须说,有时候,未来不是我们自己能掌握的。就在她毕业的那一年,她老家的教师编制考试,将最低学历要求调整到了全日制本科,相关单位真是会开玩笑啊。她自己、家人都希望她能留在老家,不要离开所在地级市。但是她做老师的路就算是断了,于是,她去了大上海,历练历练。

我们当年一起毕业的弟兄姐妹,都觉得她蛮优秀的,又比较自立,在上海工作后一定会改变她回老家的想法,而选择留在长三角。我还几次给她介绍男朋友,都被她委婉的拒绝了。她总是说现在想先好好工作,不想谈恋爱。然而,令人大吃一惊的是,我们毫无征兆地收到了她的婚礼邀请——她要结婚了。

火车转汽车,汽车转公交,公交转三轮,七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了她家。进院子后,很尴尬,场面很混乱,没有人接待,也没有可以坐的地方,全是人,站都没地方,又下着小雨。原来当地教会来了好几十人,加上亲戚朋友,又下着雨,所以显得特别拥挤。观望半天,终于在人群中找到了美丽的新娘。我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晓雨身边。她介绍她父母哥哥给我认识,我可能是最远的客人了吧。

她父母一看就是那种老实巴交的人,女儿结婚,感觉他们有点手足无措,也不知道该干嘛,索性啥也不干,光站着,拍全家福的时候,都不知道躲哪儿去了,找半天。我终于明白晓雨为什么那么懂事,体贴了。婚礼全程都是教会的几个叔叔阿姨在操办,父母待在一旁,反而像个外人,看着真是怪怪的。

晚上,我住在小陈家,他和晓雨是一个教会玩大的。聊了一晚上,小陈也能侃,暗恋了晓雨好多年,今天终于看到她嫁人了,可惜新郎不是他。

从小陈口中得知,晓雨全村人都在“逼迫”她们家,一家人,被全村孤立了。那个村子几十户人家,就晓雨一家是基督徒。最后,小陈不忘加了一句: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安慰了晓雨一家这么多年。我有点理解晓雨为什么不要离开老家,她是想好好照顾父母吧。她哥哥高中毕业以后就留在教会侍奉了,父母一直在家务农,所以她们家也就没有什么经济来源。难怪当初别人苦口婆心劝晓雨不要自考,要转本,她却总是笑笑,说都差不多吧。

在农村,这种基督徒家庭算是比较普遍吧。全家都很老实,身体多少有点疾病,比较穷,不会做人,不会来事,最终被孤立,被欺负。因为是基督徒,啥都不会和别人争,处处忍让,让一些霸道的邻舍进而得寸进尺,习惯了欺负你。大部分农村基督徒,身体又多少有点小痛小病,这时,会选择相信祷告的大能,基本不上医院,不看医生,久而久之,留下一些慢性疾病,整个人都有点病歪歪的,没什么精气神。农村基督徒,既然说是农村,也就是没有出去打工了,所以多半是比较穷的。在农村,人穷就被人看不起,这是真实的。有些人,长期呆在教会这个圈子,受圣俗二分的教导,往往比较极端,不会做人,更不会做事,不通人情世故,往往与周边的非基督徒格格不入。

晓雨家,每一样都沾到了,我都无法想象,她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小陈继续说晓雨的老公小王,是个传道人,也喜欢晓雨很多年了。但小王比较主动,和小陈的暗恋不同,小王是追求了晓雨好多年了,现在终于梦想成真了。我询问他们这里的传道人待遇怎么样,小陈说看你的能力,一千到五千不等,服侍小教会就拿的少,服侍大教会或者服侍一个片区多个教会就会拿的多一点。但也不是你想服侍就能服侍的,要看上面怎么安排。小年轻,一般都拿的很少,都要自己再干点副业,不然不够生活的。不过小陈说,这里也没啥开支,生老病死,很多事教会都包了,比如这结婚,司仪乐队啥的,都是教会免费提供的。自家种的也够吃的,肯定饿不死。

第二天,我去晓雨新家和她道别,家里已经有很多人了,都是教会的长辈。他们都在说着一些好听的话,谈笑风生。大概意思就是真好,教会终于后继有人了,年纪轻轻为主所用,神一定会加倍祝福这个家庭的。和新郎新娘告别后,晓雨送我到村口,我问她今后的打算,她说自己打算开一个英语补习班,他丈夫也有手艺,能挣到钱的。她大概明白我的担心,这么说,应该是希望我可以安心吧。我开玩笑说,难怪一直拒绝我介绍的弟兄,原来早就心有所属啊。晓雨说,对啊,我就是想要嫁一个传道人。

回去的一路上,我都在想,每个人都有自己对幸福的理解吧。晓雨回到农村,对那里的教会而言,当然是好消息,因为多了一对可以侍奉的年轻人,有一个还是大学生,在这个时代,实在是不容易的。但是对晓雨而言,努力拼命地读书,终于读完大学,难道为的就是重新回到自己曾经离开的地方吗?又有谁能知道呢……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他为何被称为是“中国女婿”?回忆葛培理家族四代人的“中国心”(附多张珍贵历史照片)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