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译稿】陈恩藩:你有思考死亡吗?

作者: 义工 柴恩 翻译 来源:基督时报2016年06月10日 08:51

主题: 临终与死亡

昨天我探望了一个临终的人。离开时,我不禁疑惑。

这个人与耶稣毫无关系,对福音没有任何兴趣,却不害怕死亡。他唯一的渴望就是减轻身体的疼痛,毫无挣扎地死去。对此我不能理解。真的吗? 对死亡毫无惧怕?

记得我第一次看到尸体是我八岁那年。我害怕极了! 那是我继母的遗体,放置在一个小箱子里。我母亲生我难产而死,因此我只知道这位妇女是我妈妈。看着她死去的身体,我很害怕。关于死亡的整个概念都让我困惑,而且让我感觉身体不舒服。死亡没有意外。

四年后看见我爸爸在小箱里,让我同样的恐惧和肃然。四十年后,每逢葬礼,我仍深感不安。每当我看到一具尸体,我无法不联想到,很快将是我。然后各种各样不安的想法随之而来。

智者思考死亡

我明白基督徒不应该惧怕死亡。耶稣死了并从坟墓里起来了,因此死亡失去了它的“毒钩”(哥林多前书15:55-56)。但恐惧消逝,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对死漠然了。死亡有驱使我们肃然起敬之能。当你思考自己的死时,你不是仍寒毛卓竖、身体不适吗?

其中一部分奥秘是它试图抓住对我们而言如此陌生的事物:灵魂和身体的分离。我们无法理解脱离我们所知的唯一身体而存在。其他令人焦虑的奥秘是试图想象我们死后首先会看到并经历什么。第一眼见到天使或神自己,那会是怎样的?

死亡不是一件容易深省之事,但是明智的人会经常思考它。

求你指教我们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诗篇90:12)

上次你这样祷告是什么时候了?智慧人常把死亡放在心上,而愚顽人忽视它。这就是为何敌人总是阻止我们思考并谈论死亡的原因。这就是为何我们必须首要考虑的就是人生的短暂。

下个星期,我的一个朋友要接受法院审判。很有可能他会被判几年监禁。你可以想象,他再无法思考其他任何事。尽管他会试图过“正常”的一周,但是我极其肯定他的心里尽是想着法官将会说什么。

我们不也应该认真思考将来在神的法庭那一天吗? 圣经说有一天我们会站在一个审判者面前,他被称为"烈火"(希伯来书12:29)。难以置信,有些人一生活着,却从未考虑过这样的时刻会是怎样的景象。

忽视死亡导致无知

我只能借以想象,你读到这里作何反应。这也许是第一次有人鼓励你去省思死亡和审判。我们不习惯谈论死亡。我们的社会使出浑身解数向我们掩藏死亡这个无法避免的现实。人们认为让他人思考死亡是冒犯他人、粗鲁无礼的。一旦气氛变得严肃凝重,绝对就有人会迅速转变话题。但我们应该吗?

往遭丧的家去强如往宴乐的家去,因为死是众人的结局,活人也必将这事放在心上。(传道书7:2)

去参加葬礼强如去参加宴会?事实是你从未听到过有人谈话如此表达,可见我们的社会与圣经的智慧有多大差距。

我主持过许多场葬礼。仪式过后就看着一群人出去喝酒,而这并不少见。这是他们的方式,“生活继续”,转离这严峻的处境。

其他有些人也许不会去喝酒,但是他们会找到其他麻痹自己的方式,回归工作、看电影、大笑、聊天、发短信、投入社交网络。人们会做一切事,为的是要避免考虑唯一要紧的那件事。现实就摆在他们眼前,但他们会拼命追逐其他替代品,逃避面对现实。

圣经表明,忽视死亡会使人缺少真知识。

智慧人的心,在遭丧之家;愚昧人的心在快乐之家。。(传道书7:4)

智慧人不会很快地走过葬礼。他的心一直在哀悼。愚昧人在葬礼结束后就开笑话,并不领会这给他灵魂的损失。愚昧人选择做轻松的事。

馅饼吃起来很容易,但是苦甘蓝就需要努力才能下咽。那些造就我们的事都需要有意识地努力去做。对死亡的深思需要努力;看一部典型电影却不需要。智慧人挤出时间思考严肃的问题。哀悼的痛苦过程使心的智慧增长。

停在遭丧的家里

当我还在神学院里读书时,我认识到“心”指的是我们身体的使命控制中心。那是制定决策的第一把交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心把花时间在哀悼者的家中,你我就会做更明智的决定。我倾向于在葬礼上做正确的决定,而在餐馆里做错误的决定。我曾在一群饥饿的孩子围绕我时做了明智的决定,而在市郊做了愚蠢的决定。我们需要让我们的心贴近遭丧者的家,以免做让我们后悔的决定。

虽然思考死亡并非易事,但是我们仍需要加以留心。我们做决定时必须要以我们死亡的那日为念。我想再三地恳请你今天花十分钟独处,深省你自己的葬礼。想象站在一位“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里”的神面前(提摩太前书6:16)。

但不要在那点停止。对死亡深省后,或思考一些人生的重要决定。你的心,做决定的头把交椅,然后会更被调节得更合适来决定去哪里生活,开车去哪里,还有该买哪双鞋子。



本文由义工翻译 原文作者陈恩藩 阅读原文请点击此处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激励更多原创!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他为何被称为是“中国女婿”?回忆葛培理家族四代人的“中国心”(附多张珍贵历史照片)

图片资讯